傾城夜雪

點點白雪,隨風搖曳,願這夜裡,只被雪點綴。
雪夜

阴阳师 狗灯 以名换命

1.小学生文笔
2.OOC有
这只是第一篇,之后可能会有……吧。
因为本人是废物所以有三段不是自己写的……2、3、6段是找巫女的资料复制贴上的…请见谅。
终于记得改简体字了~反正还是没人想看的……

————我是正文分线————

以吾之名换汝之命乃是值得之事。

巫女,又称神子、舞姬、御神子,巫女身着白色上衣及红色绯袴,代表清新、神圣、无垢之传统形象,但已不具古代灵媒的身份。

斋部广成《古语十遗》:「凡造大币者,亦须依神代之职,斋部之官率供作诸氏准例造备。然则神祇官神部可有中臣、斋部、猿女、镜作、玉作、盾作、神服、倭文、麻绩等氏。而今唯有中臣、斋部等二三氏,自馀诸氏,不预考选。神裔亡散,其叶将绝。所遗十也。」

巫女乃是侍奉神的职位,一代接一代,永不停歇,这职位十分的神圣,而每一代侍奉的神都有所不同,伊邪那美、惠比寿、天照大神等等……,在75代的巫女里最有名的便是侍奉天照大神的天钿女命。

此巫女犯下了天遣,她惹怒了天照大神,使世界陷入一片黑,就如同天空披上黑布那般黑,明应是死罪但却因为是侍奉神明的职位而减轻了。

神道五部书记载:「凡神乐起,在昔素盏鸣神奉为日神,行甚无状,种种陵侮。于时,天照太神赫怒,入天石窟,闭磐户而幽居焉。尔乃六合常闇,昼夜不分。群神愁迷,手足罔厝。凡厥庶事,燎烛而式辨。天御中主神。止由气皇太神是也。命-天钿女命,采天香山竹,其节间雕风孔,通和气,今世号-笛类是也。亦天香山弓,兴并叩弦,今世谓-和琴,其缘也。木木合合,而备安乐之声。移和风,显八音。即猿女神伸手抏声,或歌或舞,显清静之妙音,供神乐曲调。当此时,欻解神怒,妖气既明,天无复有风尘。以来,风雨时若,日月全度。一阴一阳,万物之始也;一音一声,万乐之基也。神道之奥赜,天地之灵粹。丝竹之要,八音之曲,已以为贵。故依旧氏之权,猿女氏率来目孙屯仓男女,转神代之遗迹,而今供三节祭,永为后例也。」

此行可说是重罪,天钿必须为天照大神奏乐到祂息怒,「真是自做自受啊我」此话怎么说呢?「谁叫我爱上了一个平凡的人类呢」是啊,天钿爱上了一个极为平凡的人类,但那人类的长像却像是天神的不公平而拥有的,像大海般深蓝的眼睛、淡金色的头发、修长的手指和可以蛊惑人心的声音,大天狗,这就是让天钿第一次尝到恋爱滋味的人的名字。

点点的白雪摇着裙摆慢慢的降落于地面,整座城市陷入一片雪白之中,如烟似雾般的一碰就会消失在眼前,但这些美景都吸引不了天钿,梦中情人就近在咫尺,哪有于心去留意风景?就算这风景和天钿多么的相陪但她就是不愿多看一眼,风轻轻的拂过,天钿淡蓝及腰的长发也像是听从命令般的微微飞起、青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大天狗、原本就雪白的肌肤在冬天下越发白皙,「天钿女命」不过只是个巫女的代号,「只要他肯唤我名,这名以后就是我命,若此名被他抛弃……这命不要也罢。我名……青行灯」狂风吹乱了丝丝的头发,也吹散了原本飘雪的城市。

这天香山竹乃是天赐之物,找这竹须翻越三大高山,要将此竹斩断也须心无杂念,就算找到此竹也未必能将它带回,有心上人的天钿自然是毫无辨法的,「这下可麻烦了…此竹须采不可,也放不下对那人的心心念念,该如何是好呢?」正当天钿烦恼时一阵风就落下了,这风似是要引起天钿的注意,风温柔的包围着天钿,「请问这位姑娘有什么烦心事呢?」熟悉的声音在天钿的耳边响起,如此的蛊惑人心,如此的令天钿无法自拔的声音就在耳边,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呢?「哎呀,竟然会在此地遇到顶顶大名的青行灯小姐,还是要唤天钿女命呢?」语气轻松愉快却不失礼貌,「请唤我青行灯即可,大天狗先生。您来此地必定是有目的的吧?」天钿不带着任何笑容的说着,天钿从小就是冷性子的,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太大的表情变化,那他有机会看到自己的笑容吗?可以的,眼前这人可以的,天钿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眼神也变得温柔些了,这是她许久一次的笑,并没有不自然的地方,天钿的笑跟一般女子不同,天生长得好看的她笑起来自然好看,这笑是否深得他心?还是他并不喜欢自己笑?诸如此类的疑问佔据了天钿的思考,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的天钿愣了几秒,在这短暂的时间大天狗就不见了,但天钿的手上却多了天香山竹,此刻安静的连天钿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非常的快,天钿有一度觉得自己的心快从左胸口跳出来了,自己……好像愈来愈喜欢他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