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夜雪

點點白雪,隨風搖曳,願這夜裡,只被雪點綴。
雪夜

刀劍亂舞 鶴丸X女審 神隱


1.小學生文筆
2.自創女主有
3.OOC有
4.極短篇
5.鶴和女主交往狀態
以上都接受的就請往下吧
————————正文分線————————
您知道神隱嗎?
知道。
您害怕嗎?
害怕。
您覺得那位深愛著您的付喪神會將您神隠嗎?
……

本丸的夜裡一向是平靜的,天空像靜止的水一樣毫無漣漪,潔白的月亮將一切照亮,唯獨那正要違背主人的那一抹白黯淡無光。

雄偉的日式建築的頂端是審神者的房間,審神者正是這本丸的主人,不管是建築、刀劍的人型等等……,都是審神者用靈力在維持的。

近日某位審神者被自己的刀劍神隱了,原因不明,只知道那位刀劍已經暗墜了,時之政府也公告說:
「請各位審神者守好自己的名字,也不要吃任何刀劍給的食物」。

村久很害怕,她一向不喜歡待在一個地方,明明把他們當家人看待,但她還是很害怕。

計劃著某事的鶴丸坐在走廊喝茶賞月,眼睛會時不時的飄到那還未熄燈的房間,似乎在等待房間的主人踏出門經過這裡。

不到一個時晨的時間鶴丸期盼的那扇門就打開了,一位年輕女性走出門來。

似乎是看見了鶴丸,嘴唇勾起了弧度,身姿優雅的走到白衣男子身邊。

「鶴,睡不著嗎?」村久走到鶴丸旁邊問道,「是啊,要不主上來陪我一起賞月?」鶴丸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動作,「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村久帶著微笑坐到了鶴丸身邊,村久並不知道她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深不見底的陷阱。

村久知道只要鶴丸睡不著就會到這個地方賞月,自己也會好巧不巧的每次都碰見他。

鶴丸明明知道每次自己到給她的茶最後都是一口都沒動就這樣放涼了,但鶴丸還是到了一杯茶遞到村久面前,村久也是笑笑的接過了。

他們就這樣靜靜的坐著賞月,村久手中的茶并沒有被抬起過一次,鶴丸也不急,他一向知道機會是要慢慢等待的,就如同在驚嚇別人的時候要慢慢等獵物一般,但是啊,這樣等著等著獵物還是會跑掉的,今天大概是最後一個平靜的夜晚了。

正當鶴丸在思考下一步棋子該怎麼動的時後起了一陣涼風,他見村久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便勾起了一個淺淡的微笑,「主上,天冷了,您不喝一口熱茶暖暖身嗎?」鶴丸笑著對村久說道,眼睛裡閃過一絲不明顯的焦急,「不了,想必這杯茶經過剛才的冷風吹過也是涼了」,村久看著已經不再冒煙的茶說著,「要不我再幫您重新到一杯熱的吧」,「那還真是勞煩你了」說完村久將杯子遞到鶴丸的面前,後者接過杯子便將裡頭的茶到掉重新再用了一杯,不出意料之外,村久接過茶還是不抿一口。

鶴丸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差不多是該將軍的時候了,「主上,您還記得審神者被神穩的事嗎?」鶴丸突然問起這件令村久恐懼不已的問題,「嗯,知道。但是只要守好名字就不會出事」村久還是故作冷靜的說,但些微顫抖的聲音早已出賣了她,「如果……你的名字沒有守好呢…?你會怎麼處理?」鶴丸的眼色黯淡下來,「我也不能做什麼,付喪神不會不把握任何一次留下主人的機會,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也只能乖乖的等著被神穩」村久給了一個鶴丸非常滿意的答案,看來獵物會將一個不小心的跌入陷阱。

此時的村久已經被鶴丸壓在身下,但是兩人的表情卻截然不同,村久的臉非常的紅,內心也是語無論次,但鶴丸卻像什麼事都不知道的人一樣,鶴丸低著頭讓瀏海蓋住他的眼睛,「欸欸!鶴!你快起來啊!」「你別不說話啊!」「快起來啊!」「……」村久放棄掙扎的正眼看著一直不說話的鶴丸,良久後鶴丸才吐出一句話,「竟然不喝有神氣的茶那我們就換一種方式吧,主上。不,應該要說…日 · 和 · 村 · 久」鶴丸帶著狡猾的眼神說著,「…欸…」村久縮小的瞳孔裡帶著不可置信的的感覺,「啊勒?沒聽清楚嗎?我說日 · 和 · 村 · 久」鶴丸說完就將手撫上村久的臉夾,明明是如此溫柔的動作卻讓村久從頭涼到腳,「看來您要開始"新的"生活了呢~」。

月亮漸漸的被太陽取代,村久"新的"生活的第一天也就此展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