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夜雪

點點白雪,隨風搖曳,願這夜裡,只被雪點綴。
雪夜

一段废话(´・ω・`)

大家都要去魔道的快闪店......(表示不羨慕)羨羨套餐......汪叽套餐......可爱多......莲花坞......云深不知处......立牌......资料夹......披麻戴孝(bushi)我的心好痛......时间、金钱和地理与我作对(;ω;)

全职高手 苏沐秋×你 无题 虐

随手写写,这篇文写到自己都想哭...我对不起伞哥...我最近和两位同学合作写文,以征求到同意,会以图片方式发过来,但也要先写完。∀。可以猜猜是什么∼
—————以下正文—————
「只要妳愿意,我就能给妳」他高一时曾经这样说过,高三呢?「我不适合妳,我们分手吧,当朋友就好」他一句话就撇清了你们的关系,那妳呢?妳什么话都没说,不是不喜欢他,而是他的好让妳无法任性,但妳后悔了,后悔当初陷入太深,后悔当初无法那般对他好,后悔当初没留下他,后悔现在......妳还深爱着他,妳依旧喜欢他第一次吻妳那幸福的感觉,妳依旧喜欢他中二的自称自己吾的时候,妳依旧喜欢那段和他随时放闪的高二,妳依旧喜欢......喜欢在打荣耀时的他,但这些事妳从未说过,不是不敢说,而是错过了机会,突然想起这些往事的妳梦见了他,梦里的他对妳说
「初次见面,我是苏沐秋」
「好久不见,吾想要回吾妻」
妳惊醒了,妳来回的翻着手机里面的通讯录,找着那早已不存在的号码,这时的妳才恍然大悟,他......早就不在了啊......。

今天是叶修的生日!(拍手
懒得写文的我就话彷画啦~至于为什么是君莫笑是因为我本来要画叶修、君莫笑和一叶之秋的,但时间真的不够所以只能先画已经找到的君莫笑,叶修和一叶之秋之后有空补。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阴阳师 狗灯 含笑


说真的,这篇文写到后面是甜是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ω・`)看你们怎么想啦!我最近想不到可以写什么文(´・ω・`)求大家帮忙想想(跪求)顺便一提,第一句是参考某位大大写的,是说我最近沈迷全职无法自拔⁄(⁄ ⁄ ⁄ω⁄ ⁄ ⁄)⁄光龙抬头我就看了10遍以上,超帅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季第六集烦烦第一次出场那里我看到台词都背起来了(´・ω・`)5/29再附上叶修生贺图,和叶修生日只差四天的我感到兴奋(((o(*゚▽゚*)o)))废话不多说。
1.OOC有
2.有错字请提出
3.小学生文笔(虽然我已经国一了)
4.短文
以上接受请往下
—————我是正文分线—————

三生三世彼岸花,这繁华天下,怎如妳,笑颜如花。

这世间最让吾过目不忘的是汝那令人失了魂的笑,吾这生经历了三生三世的轮回,什么彼岸花是吾没见过的?那如鲜血般的颜色倒映在吾湛蓝的眼中,吾听说这彼岸花美得令人目不转睛,但吾并不这么觉得,因为吾见过更美的花。

在这三生三世的轮回结束之时,吾终事成了妖,吾在这满天星斗的夜空下整天飞来飞去的,这繁华的平安京的街道有哪条是吾没见过的?街道两旁挂着许多的红色灯笼,直径沿伸到街的尽头,一到灯会时这灯笼愈摆愈多,怎么算也算不完,好不热闹。

这三生三世彼岸花和这繁华的平安京都不足挂齿,就和吾第一次见到汝一样,初次见到汝时只觉得汝是个只有皮囊,实力普普的女妖,在吾改观的那时是见到汝战斗之姿,这战场上就只剩汝战斗到最后,看着汝捉弄着八岐,时不时吸八岐的鬼火,颇有几分大妖之姿,但吾看了看汝一直冷着的那张脸,吾突然想到「汝何时会笑?」这个问题,真要说的话吾也不是不知道汝喜欢什么,吾抽出了几些空閒时间去给汝说了几则故事,但还未见汝笑过。

吾算了算,今天是吾给汝说的第一百个故事,每次都看着汝将故事写下,白纸上都是汝娟秀的字迹,想必汝也是知道今天是第一百天的,汝跟往常般的接待着吾进屋,这百天时间也不见汝动过一丝表情,连故事完结也不见汝笑过一丝一毫,在吾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汝叫住了吾,吾回头看到了吾期待百天的笑,那笑另吾过目不忘,吾的心头像开了一朵花,那朵名为「香槟玫瑰」的花。

香槟玫瑰—我只钟情你一人。

前面四张是原图,后面四张是我画的,最後附一张cos图(´・ω・`)
画到升天......
恋与正红著,想说来画画看,我也用画到手残的前提画了四张...有什么想要我画的请私我~衣服什么的不要太难...
是说我很久没回来了(´・ω・`)有想我吗(没有,滚)
最後一句!非常重要!
白起我老公!白起我老公!白起我老公!白飞飞~

问个问题,后日画个画吧

我是最近没更文、没画图的废猫一隻(´・ω・`)小的绰号是"猫猫",啊…主题歪了……总之,今天是要来问问有在看我的文的人一些问题,之前我有写了两篇刀剑乱舞的乙女文,裡面的审神者我也有想过要不要画出来,只有画出来喔!介绍基本上是没有的!当然,前提是先想想看你们的眼睛是否安好(´・ω・`)本人可是不负责的!(被打)总之就是这样啦~想看的在下方的留言区写1,想保护眼睛的写2,从今天开始,1/31结束~那就请大家多留言啦~

一堆的黑历史~
满满的黑历史,本人不会电绘~(电绘是什么?能吃吗?)
不要在意那可怕的比例……我没打骨架(被揍
这可以算以前划风了…吧?
1、2、3、4、5、6都是仿划~第8张废了我一只黑笔……我的黑笔啊…
小心眼睛别瞎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

阴阳师 狗灯 无法挽回

虐了一波……真的不知道要写什么,写虐文又比较顺……到底为什么啊!?最后我还是决定慢慢更二十题,一次一题,因为我已经卡在第二题了……,还有以名换命我也在努力的写了……相信我,非常欢迎大家在底下留言~有任何疑问也都可以问喔~

1.虐文注意
2.OOC有
3.有错字请说
4.小学生文笔
5.超级短的文
以上都接受就请往下滑~
—————我是正文分线—————

我……等了多久?我不知道,你……又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没有你的消息……,你是否还在人间等待死亡的一瞬间?还是已经在孟婆桥上等待孟婆的汤和问题?别喝啊……这样你就想不起我了……,我很想你……你呢?

今天是我等待你的第一百年,相当人间的一年。我四星了,你是否安好?还记得我吗?

今天是第两百年,相当人间的两年。我六星了,御魂也变好了,你要来了吗?

……

今天是第一千年了,人间的第十年。我觉得你来了……。

「青行灯,晴明大人召唤出了新的SSR式神,去看吗?」妖刀姬拉开了青行灯的房门,简单的叙述刚刚发生的事情,「走吧」青行灯拿起了灯杖就和妖刀姬一同去了召唤阵地。

「参上,吾乃大天狗!」『哐啷』"什么东西掉了?大概是自己的灯杖吧"但青行灯没有要捡的意思,她现在只知道,她等了他千年的时间,算上今天有一千零一年吗?她不知道,也不在意了,「大天狗!」青行灯不禁落下了泪,然后上前抱住了大天狗,「汝这是做什么!?有毁吾之大义!」大天狗将青行灯推开,"啊啊……也是啊,他不认识我了……"青行灯平复了自己心情,「抱歉,认错人了」语毕她就远离了有他的地方。

八岐大蛇,御魂的所在地,看似简单却意外的复杂。

她不想活了,青行灯独自一人去找了八岐,并且下了战书,她绝对撑不住的,一技重辗她便吐了一口鲜血,非常的红,那红就像她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个颜色,青行灯躺在冰冷的地上,慢慢化为无力的小纸人,她不留恋了,就这样走吧。

大天狗慌了,她去哪了?一早上都没她的踪影,也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他怎么可能忘了她,只是没脸见她罢了,他害了她,她在人间死于他的手上,他现在很怨恨自己,恨到想毁了自己,论什么大义?他并不配,「大天狗大人,今日早晨,天还未亮时,青行灯大人向八岐下了战,结果再也没有回来」小白冷静的说着对大天狗来说是爆炸性的发言,他没有能力再挽回她了,她又再次死于他的愚蠢,"她一定不会原谅我的",真是如此吗?谁知道呢,只有青行灯自己最清楚。

相遇20题 预告

第一次写这种东西所以先定20题(´・ω・`)我有空就一定会写的!cp是狗灯~最近脑洞太大就多写点,大概是一次更五题……大概,还请支持>_< 20题如下~

1.第一次相遇
2.我对你/妳的观察
3.不巧合的重逢
4.我们的相同之处
5.是否会在相见?
6.我的上司/袐书
7.表情变化
8.加班后的宵夜
9.突然的国外出差
10.假的工作真的告白
11.我的回应和躲避
12.初吻
13.约定
14.同居初体验
15.你的早安吻
16.我想了解你/妳的一切
17.你都在做什么?
18.怀疑
19.真相大白后的求婚
20.我们最后的结局

阴阳师 狗灯 以名换命

1.小学生文笔
2.OOC有
这只是第一篇,之后可能会有……吧。
因为本人是废物所以有三段不是自己写的……2、3、6段是找巫女的资料复制贴上的…请见谅。
终于记得改简体字了~反正还是没人想看的……

————我是正文分线————

以吾之名换汝之命乃是值得之事。

巫女,又称神子、舞姬、御神子,巫女身着白色上衣及红色绯袴,代表清新、神圣、无垢之传统形象,但已不具古代灵媒的身份。

斋部广成《古语十遗》:「凡造大币者,亦须依神代之职,斋部之官率供作诸氏准例造备。然则神祇官神部可有中臣、斋部、猿女、镜作、玉作、盾作、神服、倭文、麻绩等氏。而今唯有中臣、斋部等二三氏,自馀诸氏,不预考选。神裔亡散,其叶将绝。所遗十也。」

巫女乃是侍奉神的职位,一代接一代,永不停歇,这职位十分的神圣,而每一代侍奉的神都有所不同,伊邪那美、惠比寿、天照大神等等……,在75代的巫女里最有名的便是侍奉天照大神的天钿女命。

此巫女犯下了天遣,她惹怒了天照大神,使世界陷入一片黑,就如同天空披上黑布那般黑,明应是死罪但却因为是侍奉神明的职位而减轻了。

神道五部书记载:「凡神乐起,在昔素盏鸣神奉为日神,行甚无状,种种陵侮。于时,天照太神赫怒,入天石窟,闭磐户而幽居焉。尔乃六合常闇,昼夜不分。群神愁迷,手足罔厝。凡厥庶事,燎烛而式辨。天御中主神。止由气皇太神是也。命-天钿女命,采天香山竹,其节间雕风孔,通和气,今世号-笛类是也。亦天香山弓,兴并叩弦,今世谓-和琴,其缘也。木木合合,而备安乐之声。移和风,显八音。即猿女神伸手抏声,或歌或舞,显清静之妙音,供神乐曲调。当此时,欻解神怒,妖气既明,天无复有风尘。以来,风雨时若,日月全度。一阴一阳,万物之始也;一音一声,万乐之基也。神道之奥赜,天地之灵粹。丝竹之要,八音之曲,已以为贵。故依旧氏之权,猿女氏率来目孙屯仓男女,转神代之遗迹,而今供三节祭,永为后例也。」

此行可说是重罪,天钿必须为天照大神奏乐到祂息怒,「真是自做自受啊我」此话怎么说呢?「谁叫我爱上了一个平凡的人类呢」是啊,天钿爱上了一个极为平凡的人类,但那人类的长像却像是天神的不公平而拥有的,像大海般深蓝的眼睛、淡金色的头发、修长的手指和可以蛊惑人心的声音,大天狗,这就是让天钿第一次尝到恋爱滋味的人的名字。

点点的白雪摇着裙摆慢慢的降落于地面,整座城市陷入一片雪白之中,如烟似雾般的一碰就会消失在眼前,但这些美景都吸引不了天钿,梦中情人就近在咫尺,哪有于心去留意风景?就算这风景和天钿多么的相陪但她就是不愿多看一眼,风轻轻的拂过,天钿淡蓝及腰的长发也像是听从命令般的微微飞起、青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大天狗、原本就雪白的肌肤在冬天下越发白皙,「天钿女命」不过只是个巫女的代号,「只要他肯唤我名,这名以后就是我命,若此名被他抛弃……这命不要也罢。我名……青行灯」狂风吹乱了丝丝的头发,也吹散了原本飘雪的城市。

这天香山竹乃是天赐之物,找这竹须翻越三大高山,要将此竹斩断也须心无杂念,就算找到此竹也未必能将它带回,有心上人的天钿自然是毫无辨法的,「这下可麻烦了…此竹须采不可,也放不下对那人的心心念念,该如何是好呢?」正当天钿烦恼时一阵风就落下了,这风似是要引起天钿的注意,风温柔的包围着天钿,「请问这位姑娘有什么烦心事呢?」熟悉的声音在天钿的耳边响起,如此的蛊惑人心,如此的令天钿无法自拔的声音就在耳边,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呢?「哎呀,竟然会在此地遇到顶顶大名的青行灯小姐,还是要唤天钿女命呢?」语气轻松愉快却不失礼貌,「请唤我青行灯即可,大天狗先生。您来此地必定是有目的的吧?」天钿不带着任何笑容的说着,天钿从小就是冷性子的,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太大的表情变化,那他有机会看到自己的笑容吗?可以的,眼前这人可以的,天钿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眼神也变得温柔些了,这是她许久一次的笑,并没有不自然的地方,天钿的笑跟一般女子不同,天生长得好看的她笑起来自然好看,这笑是否深得他心?还是他并不喜欢自己笑?诸如此类的疑问佔据了天钿的思考,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的天钿愣了几秒,在这短暂的时间大天狗就不见了,但天钿的手上却多了天香山竹,此刻安静的连天钿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非常的快,天钿有一度觉得自己的心快从左胸口跳出来了,自己……好像愈来愈喜欢他了……。